霍家秀秀

空有万千脑洞,并无丝毫文采。
【正在试图成为只产脑洞的脑洞手(;д;)】

【方王】世纪佳缘三(一场风花雪月的233番外

一路春白:

《233》完售啦!!!!感谢大家QAQ!!!!


把最后一个番外放出来,这是在正文主线之前的方士谦跟杰西卡的故事,写这个番外的时候方神的官设已经出来了,所以人设尽量偏向了新方_(:3


正片:一场风花雪月的22/一场气干云霄的33


刘卢刘番外:心机叽 


黄喻方王叶番外:一场与时俱进的55


==================


 


1


时间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那时候王不留行才刚满级,一身任务蓝装站在长安门口思考接下来去干什么。他对这个游戏了解得不多也不少,正正好好是〇度到的那么一些基本知识,一个人默默做任务看剧情踏踏实实满级,现在也知道以后有PVP和PVE两条道可以选,看论坛里的描述简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不过这两个世界还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交点,大战就是其中之一,王杰希接下了公告牌上的五人副本任务,多少有点忐忑。虽然攻略已经熟记在心了,但首先有没有队肯带自己这种白板小号都是个问题,希望有好心的队伍——


一个毒哥从长安城最高的房顶上跳下来,在王不留行面前啪唧摔死了。


王杰希:“……”


他小心翼翼绕过尸体,点开世界地图发现大战本还没开图无法神行,想去找车夫坐马车千里迢迢去往南疆,地上的毒哥尸体在近聊里愤怒地说话了。


[近聊][防风]:那个叫[王不留行]的和尚!你给我站住!你为什么踩我的头发!


王杰希:“…………”


[近聊][防风]:你是不是因为自己没有头发就嫉妒我乌黑亮丽的长发!你是不是看我正好摔到你面前你就趁人之危!你这个人思想道德怎么这样!不行我今天一定好好教你做人!站住我要收你为徒!


这个人有什么毛病???传染吗???王杰希心里想,一个聂云往前冲,顺手在近聊回了一句。


[近聊][王不留行]:不好意思,我满级了


那个时候亲传师徒系统还没整出来,每一个满级的孩子都是系统强制的自由小精灵,王杰希在内心的蓝空里翱翔,心说这不怪我吼,君生我未生,我生已满级吼——


[近聊][防风]:那你当我情缘吧


王不留行撞墙上了。


 


2


[近聊][王不留行]:刚满级和尚求个大战队,有任务T装


[近聊][防风]:[王不留行]当我情缘吧#可怜#可怜,我会对你很好的,我带你打大战,我给你做小药,给你当绑定奶,你想打架就打架你想打本就打本


[近聊][王不留行]:刚满级和尚求个大战队,有任务T装


[近聊][防风]:你看看我,我很厉害的!我荻花都快毕业了,新赛季战阶也刷得很高了#可怜,跟我不会吃亏的#可怜


[近聊][王不留行]:刚满级和尚求个大战队,有任务T装


[近聊][防风]:难道你真的忘了我们曾经的承诺吗?忘了我们曾经快乐的日子吗?你说过我们要一直在一起玩的#流泪,你说过你最喜欢毒哥的#流泪,我现在都变得这么厉害了,你为什么不要我了#流泪#流泪#流泪


“……”王杰希从防风充满了#可怜和#流泪的近聊刷屏里敏锐地看到有个队伍在4=1喊T,连忙向那个[xxx]发出了组队邀请。


[xxx]拒绝了你的组队邀请。


[xxx]悄悄地说:大师,别闹了,你看那个毒哥都那么声泪俱下了,你就给他一个机会吧


你悄悄地对[xxx]说:………………我不认识他!


[xxx]悄悄地说:直面你自己,我看好你们哟~祝福!


“……………………”王杰希真想跟这个影帝毒同归于尽。


你悄悄地对[防风]说:你到底要怎么样!


防风回了他一句有声音的密聊


[防风]悄悄地说:让我们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


“对酒——”对你妹啊!王杰希出离愤怒,觉得自己今天可能忌打游戏,刚想原地下线冷静一下,就接到了毒哥的组队邀请,外加一条密聊。


[防风]悄悄地说:走吧,先做个大战去。不管怎样也算有缘,至少做个大战再分手吧。


王杰希盯着这句话看了一会儿,叹了口气,心中突然生出一股萍水相逢的文艺感,终于还是按下了“同意”,毒哥看他进了队很开心,殷勤地给他上了一个玄水蛊。


[队伍][防风]:大师我可以看看你的棍♂子吗#欣喜


[王不留行]退出了队伍。


 


3


[防风]悄悄地说:不不不不不不不你误会了!!!!


[防风]悄悄地说:我发誓那个是昨天跟小伙伴照相玩耍的时候打赌输了改的技能喊话我师父也是个大师逗他玩的!!!


[防风]悄悄地说:真的是开玩笑的我现在就改掉!!!你不要多想!!!我其实是个正经人!!!


王杰希勉勉强强地加回了队伍,毒哥好像终于松了一口气,发出了真挚的邀请。


[队伍][防风]:你要不要来我们YY?我师父也是和尚教过我玩,待会儿要是有什么情况我可以直接开麦喊你注意。


王杰希想了想,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于是去了毒哥的YY。


[队伍][防风]:你要不要加个我的好友?相逢也是有缘,加一个也不少块肉#可怜


王杰希又想了想,觉得他说的还是有道理,于是加上了毒哥的好友。


[队伍][防风]:你要不要当我情缘?有个情缘很拉风的#欣喜


王杰希想都没想,直接开了麦:“我拒绝。”


“哇哦声音挺好听的嘛,”对面也开了麦,语气里带笑,“就是心太冷酷了。”


王杰希暗暗翻了个白眼,干脆不接茬了,有道是以不变应万变,任他东南西北疯,整个大战就听见毒哥一个人在那边全身心投入地指挥,感觉他如果没有提前把自己拴在椅子上现在已经起飞了。


不过有句讲句,顺利打完以后王杰希说:“你对和尚技能跟套路挺熟的。”


“那是!我经常帮我师父清日常的,还下过团本当T,得他老人家真传,你跟着我学肯定能成长成一个惊才绝艳的和尚!”


王杰希敬谢不敏:“那我还是跟你师父他老人家学吧。”


YY里却突然没了回音,对比前面的聒噪反倒显得异常。王杰希以为毒哥的YY掉线了,还切出去看了一眼,却发现对面还好端端地挂在频道里。


“那真不巧,”毒哥终于说话了,“我师父A了,就昨天。”


 


4


王杰希这个人吧,有个不知道是优还是缺的特点,就是表面上很男子汉大丈夫,实际上很心软,特别心软,自带一股父爱的光辉,用后来方士谦的话说就是“软得跟五星级酒店总统套间里铺天鹅绒的席梦思床一样”。


他又补了半句:“让我情不自禁地就想睡你。”


方士谦,卒。


此时此刻面对一个情绪低落下去的毒哥,王杰希的心里也软了起来。虽然AFK这种事情常有,但被留下的人总是寂寞,何况看毒哥这个三句话不离师父的样子,肯定是平时关系很好,受的打击太大了才这么“放浪形骸”。


“我带你去刷其他四个大战本吧,你混点装备。”毒哥突然说,“啊?没事不麻烦的,反正我也是一个人玩,没什么事。”


“但是我图都没开……”


“来来来进我们帮,我用聚义令拉你。”毒哥说,“不过不要嫌弃我们这种养老菜地帮,原本建设得挺好,不过后来其他几个亲友都忙起来了,一个礼拜就上两三天,我师父A了以后可能就我一个人每天在线了。”


王杰希听着耳机里略带落寞的声音,倒是有点不相信这跟之前一直活蹦乱跳的毒哥是一个人,不自觉地开口说了一句:“我也每天在线的。”


你就不是一个人了。


毒哥怔了怔,没说上话来,王杰希又说:“而且现在没有人也不要紧,我陪你一个一个招人进来,招满二百五十个。”


毒哥眼泪汪汪地说:“……………………嗷呜呜呜呜呜呜呜!!!情缘缘你怎么这么好你对我真是太好了!!!”


王杰希:“……”


“而且说得好像你要跟我子孙满堂,一个一个生满二百五十个一样我好害羞啊!”


[王不留行]退出了本帮会。


 


5


其实王杰希挺喜欢自己新帮会的名字的,微草,有种春风吹又生的感觉。方士谦——王杰希后来知道毒哥的真名了——在旁边点点头说:“是啊,就跟我一样。”


“……”王杰希竟无言以对。无言以对的时候多了,王杰希深觉自己嘴炮的level还远远不够,无法在日常的说学逗唱上取得反戈一击的胜利,于是他决定向自己的室友喻文州求教取经。


喻文州:“………………???!!!关我什么事??”


“我觉得你们俩身上有股相同的味道。”王杰希郑重地说,“我看你俩是一类人。”


喻文州撑着下巴盯着王杰希看了一会儿,恍然大悟:“他终于跟你出柜表白了?”


“怎么可能!”王杰希吓得跳起来,“我不是说那方面!”


“啧啧,这么磨叽。”


“你不要多想啊,不要老用你基佬紫的有色眼镜看人啊,大家都是清清白白做人,本本分分游戏的,你不要非得脑补出一根跌宕起伏的感情线影响我们纯洁的友谊……”


喻文州冷笑一声:“多想?你才是以直男之心度基佬之腹吧。你说说他这一个多月里,一天到晚线上三百六十度黏着你给你当跟宠,一秒钟恨不得发三个密聊给你说悄悄话,YY里嘻嘻哈哈能到半夜,下了线还短信微信扣扣全方位撩骚,完了连微博都要艾特你前线看段子,这哪里是人,这是个微波炉成精啊,我都惊奇你怎么还没在他怀里煨熟叮的一声散发出烤红薯的香味。”


王杰希算是听出来了,捋起袖子:“趁机骂我是红薯是吧?你这条咸鱼是不是活腻歪了?”


“你少模糊重点啊!”喻文州飞速爬到床上,拉开对敌距离,“是块红薯都熟了你怎么还这么没有戒心?你要觉得行那处着,要觉得不行的话要注意开免控撤退了,小心被一波带走啊这位朋友。”


王杰希想了半天:“不可能,他就是因为亲友不玩了,只有我一个熟人才这样的。我们才认识多久,他哪有机会那么深情,总不能是一见钟情吧?说句夸张的,哪有人对和尚一见钟情的?”


“那打个赌,以后他要是不跟你告白,我替你跑一个月的腿,告白了你替我跑两个月。”


“怎么到我就两个月?”


“赔率不一样嘛,你外行。赌不赌?”


王杰希一咬牙:“赌。”


两个小时以后喻文州突然从床上探出头来:“大眼啊,我有点后悔……”


王杰希不屑:“现在知道后悔了?”


“是啊,你说的一点不夸张,”花哥粉喻文州认真地说,“哪有人对和尚一见钟情的?”


“………………滚。”


 


6


自此以后,王杰希对方士谦就多了一个心眼儿。


大战会自己一个人去组野队了,战场可能乘隙就散排了,带奶野外浪不如主城插旗单挑多了,连线下交流也大多以一句“要睡了晚安”早早收束,激起了方士谦的疑惑与不满:“我锅里的翔不好吃?不能吧,热乎着呢!”


“…………”王杰希心塞,“这位朋友,咱们讲话能不能文雅一点?”


“好吧,”方士谦一副“真拿你没办法”的口气,重问了一遍,“在下锅里的翔不好吃?”


王杰希放弃了:“还行吧,跟吃成长快乐似的。”


“那你最近怎么都不跟我在一块儿玩了!大战都不等我!不是说好的绑定吗?绑定绑定,腚都要绑在一起诶!”


谁特么跟你腚都绑在一起…………王杰希翻白眼:“为什么要等你大战啊?有这种设定吗?”


方士谦敲敲桌子:“当然要等,我们不是情缘吗?”


“什么时候是情缘了!”王杰希大吃一惊,“我怎么不知道!”


“就你一个人不知道,大家都知道!你问问新入帮的亦辉老邓他们知不知道?都是公认的好伐!你看我问问他们哈。”


[帮会][防风]:各位,你们觉得我跟[王不留行]是什么关系?


[帮会][沾衣乱飞]:可以啊,你们都已经发生关系了?#吓


方士谦:“看吧!”


“……”王杰希觉得事情有点不妙,好像在他还没察觉的情况下剧情居然已经往奇怪的方向偏离了,“你别瞎得瑟啊!我跟你说我从来没有答应过你什么啊!这种原则性问题我们要讲讲清楚……”


“诶老叶他们开25荻花了,去不去?”


荻花还没毕业的王杰希忘了自己刚刚在说什么:“去去去,给我留个位子。”


 


7


一叶之秋他们这个团的名字很有点意思,叫“世纪佳缘团”,常年跟他们团竞争首甲的霸图帮会副本团纷纷嘲讽叶团长真是吃着单身狗的粮操着居委会大妈的心。


“你们当我乐意啊?”叶团长叼着烟呵呵道,“这是客观事实好吗?谁知道我们团中了什么邪,就算叫的野人带的老板也能在团里遇到真爱,动不动就出一对情缘,完了还非得密我表示感谢,怪不得每次都有人DPS打不高,敢情都勾搭人去了,呵。”


虽然团长对此表达了强烈的不满,扛不住他们团跟月老庙一样求姻缘特别灵,一叶之秋不堪其扰,从此下本除了老板以外尽量只带认识的有情缘的打手,为了扼杀掉这个都市传奇简直用尽全力。


“这回看来真的有戏了哈哈哈哈……”王杰希去到团队YY的时候大家正在笑,“连来的老板都是已经有情缘的,哦就一个五毒老板没有,团长我们这没有单身的了,只能你自己上了哈哈哈哈!”


一叶之秋在YY里啧啧了两声,那个没情缘的五毒萝莉老板比他还先开口,在团队频道里发了几个可怜的表情:「我只想找个五毒的师父父,教我怎么玩奶毒#可怜」


“五毒的师父,来来来这里有一个!”大家纷纷推荐全团除了老板以外唯一的五毒防风,“玩得可遛了,号称我服治疗之神,又能下本又能打架,你看看他这个气质,不一般,很不一般啊!”


“你们少坑孩子啊,平时怎么不见这么真心实意地夸我?”方士谦开了麦,“五毒有挺好的教学贴的我发给你就好,何况你都已经满级了,收不了徒的,就算了吧。”


「没关系呀我当你是师父叫你师父就好#可怜,师父父的声音好好听呀我好喜欢!」毒萝继续打字,「我现在没有麦,等我买了麦唱歌给师父父听!师父父就收了我吧#可怜#可怜#可怜」


“收了吧收了吧,你看人家那么诚恳!”一团人起哄。


中间夹杂着王杰希平淡的声音:“你不是一直想收个徒弟吗?”


 


8


[一叶之秋]悄悄地说:你今天怎么了?得禽流感了啊?


你悄悄地对[一叶之秋]说:你特么才禽流感!你非典!你疯牛病!脑膜炎!


[一叶之秋]悄悄地说:没病怎么连老卫的台子都不会跳,还摔死,你丢不丢人?怎么给你新收的小徒弟做榜样#大笑


你悄悄地对[一叶之秋]说:卧槽你别提我徒弟,烦着呢!


[一叶之秋]悄悄地说:哦哟哟哟哟哟哟,烦什么?说来给团长听听?人多力量大,万一不小心帮你解决了呢


你悄悄地对[一叶之秋]说:………………你有没有觉得,我们家大师完全不care我


[一叶之秋]悄悄地说:啊?还好吧,前几次出了你的装备不都是他帮你拍的吗?


你悄悄地对[一叶之秋]说:那是因为我的钱也放在他那里了……他要是care我的话哪有给自己情缘硬塞这种黏人又卖萌的萝莉徒弟的!


[一叶之秋]悄悄地说:你们这些演三角恋爱言情剧的人内心世界真是复杂,有时间在这里想东想西还不如自己去问他#鄙视


你悄悄地对[一叶之秋]说:#心碎#心碎#心碎算了吧,我如果真的去问他是不是不care我,他只会诚恳地告诉我:对的我不care你


[一叶之秋]悄悄地说:………………不懂你们这些搞情缘的#鄙视,图啥?


你悄悄地对[一叶之秋]说:唉,没办法,命运的相遇啊#可怜


[一叶之秋]悄悄地说:#吓,看来你徒弟对你也是命运的相遇啊


方士谦一看团队频道,全是新收的毒萝徒弟在喊他,什么「师父父瞬加是哪个技能呀?」、「师父父你身上的衣服是哪里掉的呀?」、「师父父你的键位是怎么放的呀?」、「师父父你的发型好帅呀出了本可以跟我一起照相吗?」,等等等等,极尽盲目崇拜之能事。方士谦简直一个头两个大,理不理都尴尬度爆表,只好岔开话题,开了麦说:“徒弟你跟在我后面哦,这条路上小怪挺多的,不要乱跑,容易死。”


毒萝点了防风的跟随,还在团队频道里发了一个“#亲亲”。


所以说老司机开车的时候都受不得惊吓,方士谦看了这个“#亲亲”,吓得当时就手一抖,打坐摁成了聂云,直冲到小怪堆里去了,一眨眼下去了半管血,可怜自动跟过去的小毒萝老板,穿的还是任务给的蓝装,被怪摸一下就剩一层血皮了。说时迟那时快,在众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王不留行像是早有留意那边动静一样,舍身诀秒套给小毒萝,金色大佛的光芒从毒萝身上绽开来,挡下了所有伤害。


「谢谢大师!#可怜」全团人一起围殴完小怪以后毒萝在团队频道里道谢,「舍身果然很帅啊!还是第一次有大师给我套舍身呢!」


“不客气,”王杰希开麦笑了笑,字正腔圆的,“这是师娘我应该做的。”


 


9


这句话刚说完,王杰希就恨不得自己没长过这张嘴。


别说当时方士谦就乐得不分东南西北,连一叶之秋趁机以“下本的时候秀恩爱不专心”这样的借口不要脸地黑他工资都毫无怨言,还迅速地发明出了对王杰希的新称呼,叫:“他师娘”。


雪上加霜的是,下副本的那天喻文州正宅在寝室里,把王杰希的问题发言听得一字不差,意味深长地微笑起来。


“你不要乱发散思维啊……”王杰希心惊胆战地警告他,“我随口乱说的,我说的时候都没过脑子!”


喻文州拍着他的肩膀点点头:“正常,谁谈恋爱的时候过脑子啊。”


“…………明明是个单身狗,不要说得好像自己经验很丰富一样好吗?”


“你看看,你都开始攻击我来掩饰自己的心虚了,要完啊你!怎么,需不需要我帮你出谋划策解决掉那个毒萝?”


“一边玩去!”王杰希喷他,心说区区一个毒萝我还搞不定吗——


卧槽我怎么被他俩带跑偏了……王杰希内心十分复杂地随手上了游戏登了YY,一进频道就被一阵高亢的男高音吓得差点没打翻水杯,这歌声太投入太忘我太荡气回肠了,以至于没一个音在调上。


“大河!向东流哇!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哇!诶嘿诶嘿咿儿呦!……”


[帮会][王不留行]:……YY里在干嘛?一百单八将死的时候电视里也没播过这么惨烈的主题歌啊


[帮会][防风]:我徒弟在给我唱歌呢#欣喜


[帮会][王不留行]:???????


YY里的歌声停了,唱歌的男孩子特别开心地大喊了一声:“师娘好!我今天有麦了!我给你唱滚滚长江东逝水吧!”


“不用了别客气,我听你唱一句能老十岁,唱完我就真的几度夕阳红了……”王杰希连忙阻止他,“你在逗我??那个萌萌哒的小毒萝呢???”


“哎呀那不是表现得萌一点容易抱到大腿嘛!”毒萝毫无羞耻心地说。


“所以他师娘你也不要吃醋了哦!不是女孩子哦!”毒哥也毫无羞耻心地说。


“但是师父,师娘是男生的话不是女孩子不是更会吃醋吗?师娘你放心我是直男!我是站在你这边的!以后你不在线的时候我一定看好师父不让居心叵测的人靠近他——咦我师娘怎么退YY了?”


 


10


“鸳鸯双栖~蝶双飞~满园……”


“啊我去个战场YY队,先退频道了啊。”


“鸳鸯双栖……”


“那什么我室友找我有事,你们先聊着,我闭麦了。”


“鸳鸯……”


“天气这么好打个竞技场去吧,十把任务还没做呢,跳下面竞技场小房间里去吧。”


方士谦不依了:“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打断我美妙的歌喉,我还没唱到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呢!”


王杰希冷漠:“你哪来的女儿?”


防风放了个蛤蟆出来:“看,我们的女儿!”


“……长得跟你真像。”王杰希点评道,眼看着这蛤蟆十分欢腾地原地蹦了蹦,张开了嘴:“爸爸!”


王杰希:??!!!


“爸爸们好!求爸爸们带我打个33吧想上段换点装备!”


“柏清同学,你下次来YY的时候能不这么一鸣惊人吗……”王杰希切出去看了一眼频道列表才放下心来,“以及打33要另外找人,总不能叫我带二奶——带两个奶,有话好好说你别掐咱女儿,总不能我带两个奶上吧?”


 “啥?我师父这种多年老玩家竞技场老司机都没一点毒经装吗?或者一个DPS小号?”


“小号倒是有,”方士谦高傲地说,“有一个秀奶,一个花奶。”


“不是说奶妈都有一颗DPS的心吗!骗我!”


方士谦摇头:“用DPS号打出来的那叫DPS吗?我告诉你,用奶号输出的才叫真DPS,用奶号抢到的人头才有血有肉,你不懂这个道理就永远无法走进暴力奶的殿堂,懂吗?”


“还、还不太懂……”


“唉……”方士谦长叹一声,一副后继无人的辛酸样子,默默地换了个YY房间,还把房间名字改成了“高处不胜寒”。


“师娘,我是不是让师父失望了?”袁柏清有点慌。


“你别理他,”王杰希翻了个白眼,“他肯定是装逼呢。”


[防风]悄悄地说:哈哈哈哈他师娘,我刚刚这个逼是不是装得特别好特别帅?


 


11


然而袁柏清简直是盲目崇拜大学捧场专业托儿研究所简称托儿所毕业的,无论如何要肯定师父的成绩:“虽然是在装逼,但是很厉害的样子,我给10分,不怕他骄傲。”


“……”王杰希竟无言以对,“你真是你师父的亲徒弟,这当自个儿师父脑残粉的架势简直一脉相承。”


“我师父的师父?那就是师祖呗!师娘快给我讲讲!”


“我知道的也不多,我进帮的时候他正好A了,都是听你师父说的。”王杰希努力回忆了下,大概就是和尚、人很好很温和、有耐心不厌其烦,性格沉稳等等,“对了,你师父玩奶号的契机好像也是因为他师父说帮会里没有固定奶吧,后来就想把三个治疗职业都试试所以全是奶号。”


“……”袁柏清听完了以后,跟大姑娘似的纠结地扭动了几下,“师娘,有句话我不知当——”


“讲。”


“我觉得吧……比起一个随便抱抱大腿求带飞的我,你正确的吃醋对象应该是我师祖吧……”


“啥??”王杰希震惊了,“吃什么醋?关吃醋什么事?”


袁柏清的声音充满了悲悯:“师娘,现实虽然残酷,但是一定要认清,你想想,师祖跟师父关系那么好,师父的职业也是因为他选的,游戏也是他带起来的,帮会也是他拉他进来定居的,以前互相也是绑定的,师父也经常跟你说起师祖的事情,一开始说要收你当徒弟也是因为你是个和尚嘛……别是把你当师祖的替身了吧?”


王杰希:“……”


“哎呀,替身的话多虐啊,看着你的时候想着他,走过曾经一起走过的地图做曾经一起做过的任务,对你的技能了如指掌是因为都跟那个人配合过,只是那个名字再也没有叫出口……”


王杰希:“………………”


“不过不要紧!”袁柏清宽慰他,“师娘打起精神来!白月光朱砂痣算什么!那都是过去时了!把握现在放眼当下才是最重要的!时间是治愈一切的良药,何况你还陪在他身边,怕什么陈年往事!”最后还表起了忠心:“师娘我永远站在你这边!”


“我十分感动,”王杰希说,“但还是决定拒绝你。”


 


12


王杰希下了游戏,关了电脑,拔了网线,走到楼下买了个棒棒冰上来吸,迎着喻文州探究的眼神解释道:“我觉得我需要冷静一下。”


停顿了一会儿又补充道:“是需要一整根棒棒冰来冷静的那种程度,今天没有你的一半了。”


喻文州的神情从疑惑到惊奇,从惊奇到深思,从深思到饶有兴味,不动声色地看着王杰希吸完整根棒棒冰,面色凝重地举着空壳等着最后几滴棒冰水滴进嘴里。


“……你差不多得了,怎么这么能给自己加戏啊?”


王杰希不理会这点嘲讽:“说了要一整根才能冷静,少了一点一滴都是不算一整根。”


“那你现在冷静了吗?可以用口头语言而不是这种如饥似渴的肢体语言表达一下发生了什么吗?”


王杰希把包装扔了,坐在椅子上想了半天,说:“我想转服。”


“有人欺负你了?”


“没有。”


“亲友转服了?”


“没有。”


“别的服容易玩一点?”


“不是。”


“那你转什么服?”


“服务器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王杰希说。


“……”喻文州围着王杰希左三圈右三圈地转了几转,一掌拍在他背上,“说吧,毒哥怎么你了?”


“咳,他能怎么我。”


喻文州瞥了他一眼,若有所思地说:“是哦,他能舍得怎么你,毕竟是真爱嘛。”


“你少唯恐天下不乱地起哄,”王杰希皱起眉头,“什么真爱,不过是对他师父的移情作用罢了。”


这么直的钩都咬,不愧是不过脑子。喻文州啧啧两声:“你吃啥了,怎么这么酸呢?”


“嗯,是有一点。”


“还说没酸你看看你——你说啥???”喻文州悚然起立,“你不是吧?”


“干嘛这么震惊,你不是一开始就在煽风点火吗?”


“那也没想到你还真这么发展啊……说好的高岭之王不留行呢……所以?”喻文州大脑高速运转,“他实际上喜欢他师父?把你当替身?”


“其实理智告诉我事实应该不是这样的。”王杰希顿了顿,“但问题是现在控制我行动的可能不是理智。”


喻文州懂了:“而你最讨厌这样。”


 


13


王杰希失踪了三天,不止在游戏上。


方士谦YY上找他,微信上找他,企鹅上找他,他一条没回,打电话过来他调到静音静静地等到响完铃,那边听到的都是“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完了朋友圈还正常更新,一副往事如烟看破红尘的得道高僧样子。


第四天方士谦终于遭不住了,派来座前大弟子袁柏清发来微信:「师娘啊!!!!我知道错了!!!你回来吧!!!你再不回来我要被我师父削秃了!!!」


「…………你干嘛了他就要削你」


「我不该乱说话的!什么替身啊白月光啊这种话你就当个P放了吧!我师父这两天都要枯萎了,每天蹲在枫华谷挖相思子,你再不回来地图都要被挖塌了!」


「一个游戏而已,干嘛这么认真。」


「玩游戏也要按照基本法啊!你想想如果你是相思子,你还说得出这么不痛不痒的话吗!」


王杰希费了老半天劲,才拉下老脸来打了“一个游戏而已”这种网恋奔现失败金句,结果对面逗比就是不按套路来,净整这些说学逗唱的,把黄金档言情剧拉回情景喜剧水平,搞的他好像一棍打在无敌上,没点卵用。他面对手机,憋了半天,点开语音吼了一句:“就你特么话多!”


袁柏清心里委屈。


王杰希还不放过他:“知道话不能乱说还给我灌输什么替身谬论!还偏在我自己都理不清楚的时候搞这么一出!你少说几句能憋死啊!”


袁柏清哆哆嗦嗦地问:“所以师娘,你真的是因为我说了那话吃醋才不上线的?”


“不是。”王杰希有点无可奈何,“一定要说的话,大概是因为我觉得我不应该吃醋,但是还是有点吃醋,这样不好,所以不想上线……你听得懂不?”


“听得懂听得懂!哈哈哈,这妥妥是HE的节奏啊!不要别扭了!”


“别扭个屁,我做人比较务实,帮我跟他说声,到此为止吧。”


「我不说!」袁柏清变机智了,「你自己去跟他说。」


 


14


按他以往的观察,王杰希猜到袁柏清大概不止是传达了自己要跟方士谦谈次话这件事,肯定还在他师父面前说了各种“师娘确实吃醋了”、“师娘有很多顾虑”以及“师娘要缩师父父你一定要乘胜追击”等等多余的话。他其实也在心里排练了各种对策,其中不乏几个大招,比如“我们都是男的”、“还特么是网恋”、“还特么是异地恋”、“劳资是直男”,可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他的有猎枪。


他点开YY,登上游戏,进了方士谦的队伍,蓄势待发,可方士谦只是拉着他在战场门口坐着,被熙熙攘攘排战场的人踩来踩去,突然开口在YY里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玩治疗不?”


“啊?”王杰希当机一秒,“不是因为那个时候帮里没有固定的治疗吗?”


“是啊,说真的我一开始是无所谓的,虽然说要先攒治疗装备,但是DPS也不是不能打,或者再练个输出的小号也行。结果没想到一开始当治疗就停不下来了,每天研究更好的配装和手法,不停地下本下竞技场练习,一连三个号玩遍五七万,还都单修奶心法,跟我一开始建号的时候想的一个百足死一片的那什么,快意恩仇吧,跟那相差太远了。”


王杰希静静地听着,没吭声,方士谦的口吻像个离退休老干部回忆峥嵘岁月一样,搞的他也跟着有一点莫名其妙的感伤,像迎风堵了个喷嚏打不出来。


离退休老干部方士谦继续用他怀恋感伤的语调说:“玩了治疗以后,感觉又会爱了……麻痹我在抒情呢你笑个屁!”


治疗这种角色,一刻也离不开团队界面,永远在关注整个队伍的血线,在切换目标,在计算。计算自己的技能在怎样的时机起到怎样的效果,计算敌方的攻击会有怎么样的威胁造成什么困境,还要在队友需要的时候抡着治疗武器冲上去打一波控制辅助,没有比这更能让人有满足感了。像用羽翼庇护住队友,像少女说给国王的一千零一个夜晚里的故事,延续着又一个天明。


我知道其实我自己的性格挺难搞的,方士谦说。经常不好好说话,不能心平气和地跟人沟通,还动不动就有小情绪。可能我就是那种日常生活里跟游戏角色会不一样的人,玩游戏的时候反倒想要直率地照顾别人。


就像平时的你一样,他说。


“啊?”王杰希一呆,心跳频率突然不可控起来。


 


15


可能是方士谦事先跟帮会里的人通过气,那天晚上YY里一直没有人来打扰他们,奇迹般地保持这种摇摆在日常抬杠和认真抒情的气氛里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话。


方士谦说王杰希在游戏里也有和平时的自己不那么像的地方,他会一骑当先地冲锋,有不像一个和尚号的飘忽走位和神出鬼没的身法,他说他很喜欢王不留行,因为平时温和可靠的王杰希也很招人喜欢所以衬得王不留行更可贵了。他唯独不说他喜欢王杰希,可又像是每一句都在说他喜欢王杰希。


这可真是太不要脸了,王杰希悄无声息地抱怨。他想如果方士谦于他而言可以像一个喷嚏一样打出去就忘掉该多好,然而他最终连喷嚏都没打出去,憋得他鼻子酸得厉害附带两眼泪。


“我先下啦,要洗洗睡了,你也早点睡。”方士谦这样作结,“晚安!”


你看看,这个人,撩完了人留下一句“早点睡”就下,我这样能睡得着吗!王杰希刷牙的时候差点摔了杯子,喻文州路过他身后,被镜子里狰狞的表情吓了一跳:“你干嘛?牙刷欠了你一百万?有你这样刷牙用咬的吗?”


王杰希咕噜咕噜地吐掉了嘴里的泡沫:“我今天晚上得失眠。”


“你还没睡呢就知道要失眠啊,能不能尊重一下你的床。”喻文州打了个哈欠,“有什么妖魔鬼怪美女画皮都先睡觉吧,明天放黄金周你不是要回家吗?几点的车来着?”


“九点二十。”王杰希说,不过喻文州也就是随便问问,根本没听他的回答,自己边收拾床铺边自言自语地感叹:“真好啊可以回家,不像我要在学校吃七天食堂……”


王杰希还拿着他往下滴水的牙刷站在原地,镜子里的人一脸的神游物外,明明还没睡,明明说要失眠,却仿佛是刚刚告别了一场美梦的惺忪。


 


16


喻文州这个人,如果决定了要做一件事,那就谁都无法阻止他,比如他决定了小长假的第一天要睡个懒觉,那么早起收拾东西的王杰希,象征性地问了问半昏睡状态的喻文州的意见然后就搜刮走了他所有泡面的王杰希,以及出门一个多小时以后突然打来十一个电话的王杰希,都不能从温暖的被窝里唤回他的神智。


但是王杰希不愧是个人物,屡败屡战,百折不挠,坚持不懈地给喻文州打了第十二个电话。


“喂…………”喻文州终于醒了,眯着眼睛摸到了手机,“你最好是有很重要的事情……”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文州同学,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喻文州:“……”


王杰希不说话,像是屏住呼吸等着他回答,喻文州被他一吓有点醒了,深思熟虑之下回答他:“娃是个好娃,就是脑子有点猫饼。”


王杰希笑了,喻文州再次:“……”


“你一大早打十二个电话过来就是问我觉得你这个人怎么样??你拿我泡面的时候怎么不问问我意见啊?”


我问了的啊,王杰希小声嘀咕了句,随即又斩钉截铁地说:“既然你都说我有毛病了,那我就要做点有毛病的事。我不回家了!”


喻文州心想,我第一次听人把“我不回家了”说得跟“我不做人了”一样视死如归。


王杰希接着说:“你开下电脑帮我改签一下车票吧,我要去方士谦那里。”


喻文州正在被窝里翻腾三周半,听到这句话久未运动的老腰抽筋了:“什么???你要去哪里????你再说一遍???”


“好话,不说,第二遍。快,身份证号跟目的地都发给你了,伟大的助攻时刻到了我的朋友。”


“嘶——我的腰……哎哟我去,你们这些人怎么这样,搞对象千里送跟闹着玩似的……”喻文州爬起来开电脑,“吃了什么灵丹妙药你就突然醍醐灌顶啊?昨晚上真失眠了?”


“没,睡得可好了,沾枕就着,还做了个好梦,今天早上起来出门呼吸到了新鲜空气,一抬头就看到了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


他在这样新鲜灿烂的阳光里赶了一个多小时的路,总是想起昨晚上做的那个梦,里面有方士谦,穿着一身毒哥的基佬紫,带着他俩的蛤蟆闺女,一齐朝自己做鬼脸,很是嚣张的样子。就这还是一千零一夜的梦幻治疗呢,王杰希嗤笑。


笑虽然要笑,可他知道看着不怎么靠谱的方士谦确实是防风,就像看着十分循规蹈矩的他自己,其实确实是王不留行。


“改好了。”喻文州打电话过来,“十点半的车,还有一会儿。你跟他说了吗?”


“到了那边再说吧,他假期不出远门,我知道的。”


“啧啧,”喻文州抑扬顿挫地感叹,“没想到我弯了小二十年,居然是我的直——男室友先找到男朋友。”


“而且你跟我的赌约也输了,”王杰希贴心地提醒他,“他没跟我告白,我去找他告白了。”


“呵呵,你注意安全。”喻文州补了半句,“在床上。”


随便鬼扯了几句就挂了电话,喻文州睡不着了,走到阳台上去感受了一下王杰希赞美了半天的阳光,确实像他说的那样新鲜灿烂,仿佛有一个温柔明亮的未来,正在朝他走来的路上。



评论

热度(731)